阳光、沙滩、美女成为吸粉“法宝”网红一周变

  强行搭讪中外游客、未经许可擅自尾随游客跟拍、大声喧哗扰民日前,三亚发布旅游旺季综合整治工作方案, 加强对大东海景区直播现场的监督管理,严厉打击各类不文明直播行为。

  记者近日在三亚大东海景区走访发现,昔日网红主播扎堆的情况有所好转,打扰游客等不文明直播行为明显减少。受访的游客和专家表示,未来还需进一步加大惩治力度,持续发力,引导直播行业健康规范发展。

  三亚市旅游市场和环境综合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介绍,自2019年四五月份以来,各类网红主播涌入大东海景区,并在10月至11月达到最高峰。大东海旅游区沙滩全长约2.6公里,一晚曾有近200名网红在这片沙滩上同时进行直播,几乎十步就能见到一主播。

  三亚大东海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总监宋秀军无奈地说:“网红在直播时往往携带音响等扩音设备。由于做直播的人太多,为了掩盖他人的声音,许多网红高声嘶喊,将设备开到高音量扰民。”

  宋秀军告诉记者,为吸引眼球,许多网红身着奇装异服,以古怪低级的方式突出自我;一些主播男扮女装,现场“走秀”;一些女主播则衣着暴露,打色情擦边球;一些网红为追求点击量,哗众取宠,公然在沙滩上做出下跪、打滚等不雅之举,令过往的游客十分不适。

  一位来自陕西的游客告诉记者,此前在大东海散步时,遭遇一网红主播尾随偷拍。“我发现后,对方不仅嬉皮笑脸,还强行搭讪,并让我向粉丝打招呼。”这位游客随即拨打了景区投诉热线政府服务热线受理涉及大东海直播投诉共214件。投诉主要集中在直播中存在噪音扰民、骚扰游客、内容低俗和影响市容市貌等。

  记者了解到,三亚出台整治方案后,大东海旅游区采取了多项措施,成立巡查队伍劝阻不文明直播人员,元旦假期直播人员打扰游客现象已明显减少。

  6日晚,记者来到三亚大东海走访发现,昔日网络主播结群扎堆的现象有所好转。一位19岁的专职网红主播告诉记者,三亚开始整治后,不少同行也意识到此前的一些行为“出格”,“扰民式直播遭遇工作人员劝诫后,已有不少同行选择了离开。”

  一名直播行业从业者介绍,三亚大东海、三亚湾等免费开放,而且吸引了大量国外游客。最初来这里进行直播的网红,主要靠拍摄俄罗斯等国外游客“吸粉”。后来有人发现用“阳光、沙滩、美女”做背景,粉丝量会迅速上窜,引发其他主播纷纷效仿,最终形成了“十步一网红”的景象。

  更为重要的原因是利益驱使。记者了解到,粉丝的关注度是直播平台获取资金的关键,网络主播的收入取决于打赏和虚拟礼物。一位在大东海直播的冯先生告诉记者,粉丝“打赏礼物”必须与直播平台按一定比例分成。此外,主播可通过平台帮助商家发广告赚钱,或者售卖商品。“不少主播都是平面模特出身的,一些品牌方会聘请她们拍杂志图、广告图、淘宝商品图等,这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冯先生说。

  据三亚市旅游市场和环境综合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介绍,2019年国庆假期,一名网红来三亚短短一周,就盈利近30万元。该网红不仅拥有自己的房车,还携带着十几人的团队。

  “网络直播的成本较低,没有严格的准入门槛。”中国传媒大学文化产业学院教授张春河表示,直播行业的乱象涉及心理、社会、经济等多方面因素,但说到底,还是为了牟利。在巨大的经济利益推动下,为了“吸粉”变现,网红哗众取宠,甚至大搞低级趣味。

  “目前主要问题是取证难,对扰民的界定不好把握。”受访的一位基层干部表示,此前有一名主播未经同意,占用大东海某海鲜店的餐桌进行直播。店主出面干预,遭到该主播威胁,扬言要在直播平台上称该店为黑店。执法部门与其交涉时,由于没有现场视频,难以判定结果。

  一位执法部门工作人员表示,现阶段出台的多是通知、办法、规定等,位阶不高,能实施的处罚力度也相对较小,对违法违规人员的威慑力不足。他建议将网络直播的法律位阶适当提高,地方可根据实际情况出台相关法规条例,在执行上有法有据,以便对后续打击惩处网络直播乱象提供法律保障,同时处罚的领域和力度也更加宽泛,威慑力更强,效果也更明显。

  西安交通大学新闻与新媒体学院教授杨琳表示,网络直播满足了草根自我表达的意愿,传递健康内容,网络直播行业大有可为。但直播行为不该突破道德底线,更不该违反法律规定。

  “关键在于规范引导。”宋秀军表示,治理户外、景区的骚扰式直播,仅凭巡查人员的规劝,远远不足以震慑打游击的不文明直播。直播平台要严格直播人员准入机制,提高准入门槛。比如,直播人员上岗前要进行培训,提升个人素质;各直播平台也要建立联合监管机制,追查违规主播的真实身份,防止该账号在一个平台上关闭之后又活跃在另一个平台上。

  杨琳表示,加强线上线下对公民隐私权的保护,严禁违背他人意愿的直播行为,应当成为人们心中的共识。

  :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